互動的未來不應只在手指上
互動的未來不應只在手指上-移動閱讀二維碼

這是最近很流行的,對未來交互設計發展的一個觀點 — 各種大大小小的用手指操作的觸摸屏。

下面還有很多這種例子:

我的看法應該說站在了對立面上 — 這個視頻所表現出來的東西,從交互設計的角度來說,還不夠有遠見。它只是在現狀的基礎上,小小的往前跨了一小步。而從交互設計的角度來說,現在的交互設計和交互媒介是相當糟糕的。

我希望這種展望未來的視頻能帶來正確的影響,因為他們能給人們指引方向,帶給他們靈感。而正式其中一小撮被激發的人們,真正改變了世界。無論你是正在追尋夢想的年輕人,還是準備投資新領域的老者,我都希望這些“視頻”能起到他們應該起的積極作用 — 真正的進步和改變我們的交互行為。

這篇小文章并不涉及任何詳細的“未來發展規劃”。 我只是提供一些可供參考的點子。

在開始構想應該怎樣同我們的工具互動的時候,讓我們先想一想“工具”到底是什么。

我喜歡這樣的定義:工具通過擴展人類的能力來滿足人類的需求。

換句話說,工具把“我們能做的”轉化為“我們想做的”。一個好的工具可以往往可以兼顧這兩個方面。

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會著重談一下人類的需求。每個人都喜歡聊需求,這已經成為了大熱的一個話題。

但是我不會去討論科技,因為那是最簡單的部分??萍际强梢员粍撛斓?,是可控的,而人類的本性卻是難以琢磨的,是問題的所在。

我準備談談被被忽視的第三要素,人的能力。因為,如果工具被設計出來但是卻超出了人的使用能力范圍,這絕對不是個好工具。

讓我們再來看看在那個視頻中,未來的人們是怎樣使用科技的。

你看出來了用戶在使用什么跟 UI 進行交互了嗎?在每副圖片里面都有。

對了!

很好,我認為雙手很棒?。ㄖS刺)

我們的雙手是上帝送給我們的美妙禮物。我們每天的大部分工作都必須依賴他們來協助我們完成,但是視頻中所展現的交互概念似乎直接無視了它們。

首先,手能夠感知物體,手能夠熟練操作物體。

去隨便找本書,翻幾頁。

注意,憑借著書本重量以及厚度在雙手的分部情況,你可以對你現在所處的”位置“有個大致的了解。翻一頁,借著手指的觸覺,你可以清晰的了解到你是否翻了兩頁,當你揉搓手指將他們分開的時候。

繼續,去找一杯水,傾斜著握住它。

通過重量的轉移,你可很清楚的感覺到有多少水在左邊。

可以說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物品都會提供這種”反饋“。我們平時一般不會去理會它們因為他們太”平?!绷?。抽出一點時間去拿起你周圍的一件物品看看,像你平常那樣去使用他們,然后去感覺他們帶給你的“反饋”。

 

好了,現在拿起你的 iPad,玩玩它。

手指感覺到了什么? 玻璃?這個觸覺跟你現在所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毫無任何關聯?

我把這個科技叫做”玻璃下的圖片“(諷刺)。這種科技犧牲了大部分手部豐富的觸覺,提供的是做作的視覺假象。

為了視覺而犧牲觸覺,這值得嗎?試試這個:閉上眼睛綁好你的鞋帶,完全沒問題吧?,F在,如果你的手臂,手指都不能靈活自如,你還可以綁好鞋帶嗎?當我們通過手來完成某項工作的時候,觸覺占據主導位置,而視覺起輔助作用。

“玻璃下的圖片”交互方式是一個很好的關于怎樣永久的讓人們變的麻木的范例。就像把 Novocaine(一種麻醉藥)注射到了手腕里。其實,我們用雙手可以做的更好,而觸屏卻在所有“未來的交互方式中”扮演著明星的角色。

對我來說,說觸屏是交互的未來就跟說黑白相片是攝影的未來一樣。它顯然只是一種過渡性質的交互介質。而且這個過渡期越短越好。

對于”玻璃下的圖片“,你可以做什么呢?你可以滑動切換他們。

在觸屏上,這是個最基本的手勢:在平坦的表面上用手勢滑動一段距離。

然而在現實中很少事情需要我們使用這樣的手勢。

以上是我能想到的全部。

那在生活中,我們操作時候的手勢是怎樣的呢?如下圖所示,我們的手指有著非常豐富的的表達方式,并且我們幾乎一直在下意識的改進他們。請注意這些圖中所有手指的位置,哪些在受壓而哪些在施壓,以及物體是怎樣保持住平衡的。

其實很多手勢都是從 4 種基礎抓法上延伸而來。如果你喜歡這些東西,你該去讀讀 John Napier‘s 的 《Hands》。

如果我讓你打開個果醬罐頭,你很有可能會在兩種方法。

盡管沒人教過你,但是你在沒意識到之前,已經這樣開了很多罐頭了。

我們生活在三維空間中。我們的雙手可以在三個維度賞移動和旋轉物體。這個世界上沒有另一個生物具備這樣靈巧的雙手。

那么,未來人們會怎樣同設備交互呢?

交互設計的未來應該是一種“選擇”— 它應該是百花齊放的,而不單單是局限在觸屏這一條路上。

除了在廣義上對人類文明的影響,真正的科技并不應該像奶酪放久了會發霉那樣,就這樣自發的“出現”。這樣的科技需要聰明的人贊助,需要優秀的人才進行很長時間的研發。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這里是我的想法 — 去挖掘和開發人類尚未被開發的能力,而不是局限在研究一些過時的科技,然后草率的誤導用戶去使用他們。

很有可能,交互界面的未來就像上面那副圖片所展示的那樣。但是我們為什么要選擇這種方式呢?它完全無視了我們的雙手所蘊含的在復雜手勢和動作上的巨大潛力。

我們的雙手的具有敏銳的觸覺,他們可以進行更為復雜的操作。為什么要放棄這種夢幻般的能力?

這種對手勢的一知半解已經困擾了交互方式的發展很長時間,現在仍然是這樣,也許你可以幫助我們走出這個困境。

對!這方面的研究成果依然是不成熟和不可靠的,不過請看:

在 1968 年 — 距離微處理器被發明出來還有 3 年 — Alan Kay 發明了新的平板顯示屏,它的分表率是 16px * 16px — 比 Don Bitzer 的 4px*4px 顯示屏有了顯著進步。

Alan 看到屏幕上浮動的 256 個橘黃色的點之后,他回到家,拿起筆,然后畫下了“iPad”。

為了追逐這個目標,他開始進行許多足以改變世界的研究,其中很多都跟你現在閱讀這篇文章時所使用的硬件和軟件有關。

上面這個例子大致說明了我想在這篇文章中表達的意思。觸屏已經不算什么新東西了,讓我們用我們的雙手創造出一些更酷的東西。

如果你還能堅持讀到這里,也許我還能帶你再多走一步。低頭看看你的雙手,他們是否“連接”在其他東西上?是的 — 你的手臂!你的肩膀,你的軀干,你的雙腿,你的腳,而他們都是一起協同移動的!

每個舞蹈演員和醫生都知道人體是多么神奇的一件物品。將近 300 個關節!600 快肌肉!這些組合能夠讓你制造數不清的在不同方向上的動作!

下次做早餐,當你打開壁柜和倒牛奶的時候,請注意你身體不同關節和肌肉之間的這種精致而又極端復雜的協同運作關系。你平時并沒有注意到這些是因為世界上每個人都能這么做。你已經習以為常了。

當你的整個身體都可以對交互介質輸入指令的時候,你還認為人類交互方式的未來是建立在一根手指上嗎?

原文地址:Bret Victor
譯文來自:36kr

本文鏈接:http://www.casaleticia.com/interaction-not-only-on-fingers.html
本文標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