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擠”出一個交互設計方案
如何“擠”出一個交互設計方案-移動閱讀二維碼

其實每個設計師自己都有一套成熟的工作流程了,隨意說說,點到為止。

前期的準備

準備其實是一個反復問自己問題的過程,當時的項目背景如何、有什么資源、希望做什么事情。做事情的原因也即項目目的分兩方面:一是解決現有的問題,對已有的東西或過去自己挖下的坑做補救,進行更進一步的優化;二是去探索、發現、滿足用戶的新需求,這種時候就需要更多的了解。項目背景牽扯的范圍會廣一點,要做的需求在產品的項目安排內是否屬于較高的優先級,方案是否會讓開發苦不堪言增加大量的工作量甚至影響架構的改動,是否牽扯到一些合作方的事宜需要溝通協助,這些其實都是設計師要考慮的。

并非能做出一個酷炫、一定會讓用戶耳目一新或者你覺得最合適最完美的設計方案就是好的設計師了,我覺得做交互設計師的日子學到最多的其實是平衡二字。

你真的了解你的用戶嘛?!交互設計師最擅長處理和考慮最多的就是情境。

設計方案針對的是否是產品受眾的用戶畫像?設計師需要通過訪談調查及自己的預判斷去了解用戶的需求是什么,甚至猜測方案出去后每一步的轉化率及達到的效果,讓結果可量化。

了解的方式無非就是:訪談、觀察、記錄、分析這些。問問自己,用戶的主要需求是什么(不是他抱怨的或期望的東西),現有產品的主要問題還有哪些,使用的情境是怎么樣的,用戶是怎么理解這個設計方案的(心智模型)

如果產品是處于紅海領域,理所當然的就會有很多競爭對手。我一般會拿2、3款競品,找找他們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同時也會找一些雖然不是直接對上、但是另辟蹊徑解決同樣問題的產品做分析和對比,以期發現一些值得借鑒或引以為鑒的點。有時候會發現對手真的做的挺好,或甚至因為項目趕期研發工作量等各種各樣的原因,產品經理會說“抄嘛~先抄后超”,那就抄吧少年,這行業就是這樣的,只要你能抄出預期抄出風采。

功能的定位、需求、目標、合作的方式、研發可行性、項目時間點與優先級、是否影響其他模塊、技術上是否能創新、解決多少現有問題——看起來與設計方案無關卻需要時時考慮并直接影響方案最終能否實施的問題。

我有多少時間來完成這個方案、誰來最終決策、其他設計師有沒類似的案例、完成后達到的目標和判斷標準如何設定——與設計師自身相關也需要時時考慮的問題。

如何產出一份深受研發&測試同事喜愛的設計方案,試試MECE原則

MECE,是Mutually Exclusive Collectively Exhaustive,中文意思是“相互獨立,完全窮盡”。 也就是對于一個重大的議題,能夠做到不重疊、不遺漏的分類,而且能夠借此有效把握問題的核心,并解決問題的方法。

——來自?百度百科

具體大家自己看吧,有時候測試妹子都會欣慰的說可以直接拿我的目錄來做測試用例綱要了(才不是為了討好妹子呢!雖然我在男人很多的IT公司!╭(╯^╰)╮)

另外如果是一個龐大的功能模塊設計,也要考慮 80/20原則。

入口是否可以合理、對用戶來說是可預見的,是否有可控的出口。如果牽扯到一些運營的需求會產生激烈的討論,一邊設計師會認為“這個功能不是強需求,要弱化,要不打擾,不能影響用戶”,另一邊產品運營人員會認為“廣告不做大點流量(qian)怎么來??!你養我??。。?/p>

設計師總是要在用戶感受與商業需求中做“痛苦的抉擇”,但這已經是常態,畢竟我也得吃飯泡妞不是 :P。如果做出值得稱贊的平衡(看我又說到平衡了),就是設計師的功力所在了。

流程是否順暢、完整、有主次,樣式是否統一清晰有認知度,反饋是否合情合理,意外情況處理是否完善都是工作中反復考慮的點。

能在完成一個合理方案基礎上,做出給用戶超出預期的感受就更好了,有時間的話(不只是你的時間,還包括研發GG的時間),可以嘗試一些進階的情感化的嘗試。這個社會,大家都講“走心”,只有直接命中人們內心情感的G點,才能獲得喜愛(與轉發),就跟一本枯燥的文言文字典一樣,即使它再全面再沉淀著多少知識,都不如一本有錯字的小黃書受大眾喜愛(警察叔叔就是他?。?。

作者:Ruxth;via:簡書

本文鏈接:http://www.casaleticia.com/interaction-design-case.html
本文標簽: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