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研究:用戶到底如何持握移動設備?
深度研究:用戶到底如何持握移動設備?-移動閱讀二維碼

teaser-mobile-devices-670x250

作為用戶體驗專業人員,我們都很關注用戶的需求。當設計移動設備時,我們意識到我們必須關注一些額外的東西,例如,用戶使用設備時所處的環境是如何改變其交互行為或使用模式的。然而,不久前,我注意到我們認識中的一個空白:人們到底是如何攜帶和持握他們的移動設備的?這些設備與靜置在人們桌面上的電腦不同。相反,人們可以在站立、行走、坐車、甚至做任何事情的時候使用移動設備。用戶們需要以某種方式持握手機,確保他們不但能看到屏幕,同時也能夠輸入。

大約在過去的一年左右,出現了許多關于用戶如何持握移動設備的討論——尤其是Josh Clark的。但我懷疑,部分我們一直在閱讀的相關討論可能并不在正軌。首先,我們看到許多假設——例如,所有人都單手持握手機,因為手機們的尺寸正適合如此持握,好吧,至少iPhone是這樣。許多討論假設人們都是一樣的,并且都不能適應不同情境,而這與我在任何涉及真實的人的領域的經驗都不符,更不用說人們使用移動設備時那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了。

多年來,我在關于移動設備使用的研究和觀察中都提到,人們使用多種方式持握手機,并不只是單手。但我的一部分數據很舊,因此包含了很多關于使用鍵盤和按鍵驅動設備的硬件輸入法的信息,這些設備適應拇指或其他手指有限的觸及范圍。這些老式的手機與許多人現在使用的觸屏手機有很大的不同。

現代移動電話是不一樣的,一切都隨著觸摸屏改變。在如今的智能手機上,幾乎整個正面是一塊屏幕。用戶需要能夠看見整個屏幕,并且也需要觸碰屏幕的任何一個部分用以輸入。由于我原來的數據主要來自于實驗室對用戶的觀察,其中多數情況下使用以鍵盤為中心的設備,因此我需要在現在的設備上做一些新的研究。無論在數據規模方面還是在測試環境方面,我的數據都需要更加無懈可擊。

所以我進行了一項關于人們自然地持握和與移動設備交互的新研究。經過兩個月的時間,這項研究在2013年1月8日結束,我和其他幾個研究者對人們在街道、機場、公交站、咖啡店、火車上汽車上,以及任何可以觀察到的地方使用手機的情況一共進行了1333例觀察。在這些人中,有780人在觸摸屏幕來滾動屏幕、打字、點擊、使用其他手勢來完成信息輸入。其余的人只是在聽、在看、或在通話中。

我的數據不能告訴你什么,在我更進一步闡釋之前,我要強調從我的研究數據中不能得到什么。我沒有記錄每個人當時在做什么,因為那樣會過于打擾他們。同樣的,研究中也沒有關于用戶的人口統計學數據,我也沒有嘗試鑒別他們的手機型號。

最重要的是,我們沒有計算我們遇到的總人數。請不要使用我們觀察的總數,并認為在某一時刻 n% 的人在使用手機打字。我們可以假設,大部分人擁有移動設備,這些設備很多是我們看不到的,或者人們并沒有在我們觀察期間與他們的設備產生交互,所以我們沒有辦法記錄這些數據。

由于我們在公共場所進行觀察,因此我們見到很少量的平板設備,因此這些都不是數據集的一部分。在數據集中我們觀測到的最多的設備是三星Galaxy Note 2。

我們所知道的在我們的觀察中,超過40%的情況是,用戶與手機進行交互時并不使用按鍵或屏幕輸入信息,圖1顯示了一個從我們觀察中得到的可視化數據。

Summary of how people hold and interact with mobile phones

(圖1:人們持握手機和與其交互的匯總。)

查看完整的數據:

  • 在原文發布的網站查看。
  • 下載Excel表格查看。
  • 在谷歌文檔中查看。

22%的用戶使用手機進行語音通話, 18.9%的用戶在從事被動活動,他們主要是聽音樂,也有一部分用戶在看視頻。我們只把用戶將手機放在耳邊的行為視為語音通話,因此我們必定將一些通話行為算作了表面上看來的被動活動。

我們觀察到的在觸摸屏幕或按鍵的用戶以三種基本的方式持握他們的手機:

  • 單手操作—49%
  • 搖籃式(一手持握,另一手操作)—36%
  • 雙手操作—15%

雖然我們觀察到的大部分用戶使用單手觸摸屏幕,但仍有大量用戶使用其他的方式。哪怕是其中使用的最少的方式,即雙手使用,其數量之多也足以讓你在設計時加以考慮。

在接下來的部分中,我將使用圖表來分別描述和展示這幾種持握移動電話的方式,并且提供有關于我為什么認為人們使用某一特定方式持握手機的更多的細節數據和大致觀察結果。

在圖2到圖4中,顯示在手機屏幕上的圖形表示大致的觸及范圍圖,其中不同的顏色表示用戶使用拇指或其他手指與屏幕進行交互時能夠觸及的區域。綠色的區域表示用戶能夠輕松觸及,黃色表示觸及這個區域需要伸展手指,紅色區域表示用戶需要改變他們的持握方式才能觸及。當然,這些區域只是大致的,并且對于每個個體來說都是不同的,它還取決于用戶持握手機的具體方式和手機的尺寸。

用戶變換持握手機的方式

在我闡述細節之前,我想指出另一個我們使用的數據收集方法的局限性。用戶持握手機的方式并非是一個靜態狀態。用戶非常頻繁的變換持握方式,有時候幾秒鐘就換一次。用戶變換他們持握手機的方式看起來與他們變換任務有關。盡管在他們變換持握方式時我無法準確說出他們正在做什么,但有時我能越過他們的肩膀看到屏幕,或者看到他們正在做的手勢。點擊,滾動,打字這些行為看起來是明顯不同的,所以可以很容易區分。

我多次觀察到這樣的情況,用戶使用單手隨意的滾動屏幕,接著使用另一只手來觸及額外的區域,接著換成雙手操作來打字,再換回搖籃式點擊更多的按鈕,也就是不再使用左手打字,接著換回單手操作滾動屏幕。類似的交互行為非常常見。

1. 單手操作

雖然我原本以為單手持握和操作手機是一個簡單的情景,但這49%的使用單手操作的用戶卻使用多種多樣的姿勢持握手機。其中兩種如圖2所示,但是單手持握手機也可能有其他的姿勢和方式。左利手做相反的動作。

Two methods of holding a touchscreen phone with one hand

(圖2:單手持握觸屏手機的兩種方式)

注意:在右圖中拇指關節的位置更高。一些用戶似乎會考慮他們需要觸及的區域來放置手的位置。例如,用戶會采用更容易碰到屏幕頂部而不是底部的方式拿著手機。

單手操作:

  • 右手拇指觸碰屏幕——67%
  • 左手拇指觸碰屏幕——33%

我不確定是什么導致了這些偏手性數據。在單手操作用戶中使用左手操作的用戶比率似乎與總人口中左利手的比率不一致,,特別是相比于非常不同的搖籃式中使用左手的用戶比率–21%,在總人口中左利手的比率約為10%。

單手操作似乎與用戶正在同時進行其他任務高度相關。很多單手操作用戶一只手拿著電話時正在做其他事情,比如提著包、在途中保持平衡、爬樓梯、開窗戶、抱著孩子等等。

2. 雙手搖籃式

搖籃式是我的表述方式,表示那些使用兩只手持握移動電話,但只用一只手觸摸屏幕或按鍵的方式,如圖3所示。這36%的使用搖籃式操作的用戶又分為兩種不同的方式,用拇指的和用其他手指的。像搖籃一樣的把手機放在兩手中,比單手操作提供了更多的支撐,并且允許用戶更加自由的使用一個手指與手機進行交互。

The two methods of cradling a mobile phone

(圖3:搖籃式的兩種方式。)

搖籃式:

  • 拇指觸摸屏幕——72%
  • 其他手指觸摸屏幕——28%

對于拇指用法,用戶僅僅是在單手操作的基礎上增加一只手來穩定手機。較小比例的用戶使用第二種搖籃式,他們可以用一只手來持握手機,用另一手的手指來與屏幕進行交互。這種方式和人們在移動設備上使用觸控筆的方式類似。(我們只觀察到6個人在移動設備上使用觸控筆,因此在數據集中沒有把他們作為單獨的類型。)

搖籃式:

  • 左手——79%
  • 右手——21%

有趣的是,人們經常在單手操作和搖籃式之間變換動作。我認為這是有時人們對出于對環境安全的考慮,例如在路邊行走或被路人碰撞的時候,但有時是為了手指能觸控到正常范圍之外的屏幕區域。

?3. 雙手操作

我們習慣上將雙手操作與在全鍵盤設備(如黑莓)或滑出式鍵盤上打字聯系起來。在本項觀察中雙手操作用戶占15%。如圖4所示,在雙手操作中,用戶用雙手手指環握手機,并同時使用他們的兩個拇指進行輸入,這很像他們在臺式機鍵盤上的操作。

雙手操作:

  • 垂直的,在縱向模式——90%
  • 水平的,在橫向模式——21%

 

Two-handed use when holding a phone vertically or horizontally

(圖4:垂直地持握手機和水平地持握手機的雙手操作)

人們經常在雙手操作和搖籃式中變換,即用戶用兩個拇指打字,然后只是不再使用其中一只手輸入,并且恢復只用一只拇指來與屏幕持續交互。

盡管如此,并非所有的拇指使用都是為了打字。有的用戶似乎很熟悉用兩個拇指或僅用一個拇指來點擊屏幕。例如,一個用戶可能用右手拇指來滾動屏幕,片刻之后用左手拇指點擊鏈接。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盡管理論稱大鍵盤區域更容易打字,但絕大部分設備是垂直方向使用的,或者說縱向模式。然而,大部分滑出式鍵盤強制使用橫向模式。所有的手機持握方式通常都適應于手機垂直方向放置,但在雙手操作中,橫向模式的使用情況比預期的低。盡管如此,我的一些客戶接到過許多用戶在應用商店評論中對于不支持橫向模式的抱怨。

這些發現的意義何在?

我想有人會提出單手操作是理想的操作方式,并且認為當為幾乎一半用戶做設計時單手操作是一定能贏的事情。但在我看來不是這么簡單的。

一些設計者可能將單手操作的圖表解讀為應該把次要的或危險的功能放在屏幕左上角難以觸及的區域。但我不建議這么做。如果用戶看到按鍵在頂部,所以為了更容易觸及屏幕上所有的功能就切換到搖籃式呢?或者他們只是一直喜歡用搖籃式呢?

雖然我們不理解為什么有這么大百分比的左右手偏好,但我們不能假定人們將會用左手還是右手持握手機。當把瀏覽器或移動設備操作系統作為目標時,我常常為忽略超過5%的市場份額的任何事而感到不安。這對于我來說是一個通用基線,不過我會為個別客戶或產品調整這個數值。但我決不會,也從未忽略用戶群的20%至30%。我個人是極端的右利手,既然我有這些數據,我正在花更多的時間關注當使用左手時,交互是如何完成的。

另一個直到我把這些圖表放在一起才充分考慮的因素是,當使用這些方式持握手機時,屏幕上多大的面積會被一只手指遮擋。顯示界面占據了設備表面的絕大部分,這可能也是用戶不斷變換他們的持握方式的一個原因。作為設計者,我們應該一直注意整個屏幕上的任何地方有哪些內容可能會被用戶的手指遮擋。僅僅記得點擊屏幕的手指會遮擋住按鈕的標簽是不夠的。

現在,我對于在設備上測試我的用戶界面設計的傾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烈。不管我設計產品原型、屏幕圖像,還是按比例打印的紙上原型,我都會把它放在移動設備或相似尺寸的物體上,然后使用用戶可能使用的所有持握方式來試試看,以確保我的手指不會遮擋重要內容,并且用戶需要用到的按鍵不難觸及。

下一步計劃

我并不認為這是用戶如何持握移動設備的終極研究,并且我很希望看到有人能對此做更多的工作,哪怕我并不是那個實施的人。如果能夠獲得一些關于多少人變換手機持握方式(即從單手操作到搖籃式到雙手操作)的翔實數據,那將是非常有用的。獲得分別有多少用戶喜歡每種手機持握方式的準確百分比將會是有用的。是不是所有的用戶在不同時間都會用到這三種手機持握方式?這并不完全清楚。確定哪種持握方式更適合于哪種特定的任務,也是有用的。由于任務和手機持握方式顯著相關,因此,對于特定類型的交互,我們可以推測可能的設備持握方式,而不是基于我們自身的行為和偏好來做出可能的錯誤假設。

 

查看更多:?http://www.uxmatters.com/mt/archives/2013/02/how-do-users-really-hold-mobile-devices.php#sthash.dD5Lv4M3.dpuf

版權所有:UXRen翻譯組 (轉載請注明出處?。?/p>

本文鏈接:http://www.casaleticia.com/hold-the-mobile-device-users.html
本文標簽: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