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產品設計標準是否能量化?
你的產品設計標準是否能量化?-移動閱讀二維碼

————————東拉西扯瞎忽悠,認真,你就贏了!————————

曾經的羅馬帝國,兩匹馬屁股的寬度,決定了美國火箭助推器的最大直徑。這是《路徑依賴理論》的例證。

用火車運送火箭助推器要經過山洞,山洞略大于鐵軌,所以火箭助推器不能大過山洞;

鐵軌寬度是原來的馬車寬度,因為設計鐵路的人原來是做電車的,而最早造電車的人原來是造馬車的;

馬車寬度是源于羅馬戰車留下的車轍,因為羅馬軍隊在英國留下的車轍很深,不按他的標準,車很難走穩;(重點)

羅馬戰車的寬度,則是兩匹牽引馬的屁股決定的。

《路徑依賴理論》本來是說思維固化。但在這個案例中,造馬車適應車轍的尺寸、羅馬戰車根據馬屁股的尺寸,這都是產品體驗的數。不這么做體驗就不會好。

這種案例在很多產品上都找的到。

譬如:桌子和椅子的高度是根據人體來的;錢包內格的尺寸是根據鈔票和卡的尺寸來的。

再譬如手機屏幕的邊際,大不過褲兜的尺寸。褲兜的尺寸又是手決定的。喬布斯時代的iPhone,一直是可以單手操作的3.5寸。

總結下來,就是給設計找到一把“標尺”。

從產品體驗進一步,就是營銷的數。

譬如:牙膏口的尺寸是根據牙刷來的,牙刷又是根據牙齒來的,很多人都聽過那個經典的營銷案例:把牙膏口增加一毫米的創意,可以挽救一個牙膏廠,因為習慣的力量。

你的產品設計標準是否能量化?

譬如說評價一個美女的標準:三圍90-60-90、面部三庭五眼、上下身黃金分割。人這種最難模具化生產的產品都可以量化,還有什么是不能量化的?

意淫一種產品:水杯。首先應該底部直徑小于頂部,這樣水喝到底不用仰頭也磕不到鼻子,然后伸得進去手、夠的到底——好刷。這是以人為本體的數。

再譬如飲料瓶口,就有很多人,尤其是男學生,晚上喜歡買脈動。很簡單,因為晚上懶得去廁所,可以用脈動的瓶子。脈動當時能在瓶裝飲料普遍3塊錢的時候賣4塊,和這個尺寸不無關系。當然這個瓶子的數還體現在了厚度上,在火車上接熱水不會變形。

沒有數,是產品,有了數,是商品。所以要找到“標尺”,把標準量化。

以上說表象的數,下邊說內在的數。

譬如說iPhone正面唯一的一個物理按鍵——home鍵。

按一下返回主屏/喚醒主屏;按兩下調出最近程序;一直按是SIRI這個在中國失靈的“活百科”。

可以對照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最重要的是一,最難做的也是一。

home鍵,相當于一個萬能的“后悔鍵”。不管停留在哪個APP的幾級頁面,只要按一下就回來了。這一個按鍵是為了設計(美)而設計嗎?這是包容的體現。不給第二個選擇,誰都會知道怎么做。很多產品的失誤就是給了太多選擇。

所以很多安卓手機也有一個實體按鍵。

“江海之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薄兜赖陆洝?/p>

始稷的設計準則:

要做適合最多數人的產品,以最低的智商為標準;以最高的要求為標準;以最大眾的訴求為藍本;以最基本的需求為核心。

以最低的智商為標準:

能適應最低的智商,高智商自然會用,就適應最多數人,即使你的產品是用來炫耀智商的;

以最高的要求為標準:

能符合最高的要求,自然覆蓋了最低的要求,你就適合多數人。最高的要求都是最離譜的,如:舒服、好看、快等;

以最大眾的訴求為藍本:

千萬不要用戶要什么就給什么,要是多數用戶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們就失業了。個性也是大眾需求,不是什么窄眾、小眾。譬如小眾服裝,也是滿足大眾的漂亮需求,只是有的人敢看、有的人敢買、有的人敢穿;

以最基本的需求為核心:

即使1000項創新,也不要挑戰基礎。譬如:在電信業格局沒有改變之前,手機最重要的還是基本的通話功能,其次才是砸核桃之類。

要做0.5+0.5的產品

需求有時是矛盾的,相悖的,甚至是逆天的。也不必一味去滿足需求。

產品和用戶(消費者)的關系應該是0.5+0.5=1,或者是0.6+0.4,這都不重要,總之是要合為一體,才能讓人離不開,一離開就覺得少了點東西。而不應該是1+1=2,可有可無。(詳見:用陰陽做產品)這是大數,大法則。

本文鏈接:http://www.casaleticia.com/energy-standard-product-design.html
本文標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