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必看的蘋果設計歷代啟示錄
設計師必看的蘋果設計歷代啟示錄-移動閱讀二維碼

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商業故事是一段設計傳奇。

“這是一個時代的信號”蘋果的電視廣告如是說,蘋果以其產品精良的設計馳名天下,來自加州.庫比蒂諾市的這家電腦公司是世界上最有競爭力的公司,組織上也極其分明。

阿佛洛狄忒的金蘋果——蘋果設計歷代啟示錄(數十位蘋果設計師口頭敘述)

公司CEO Tim Cook一直極力隱瞞的事情,便是何為蘋果公司的”歷史”。我們只看到了蘋果今日的輝煌,卻鮮有人知蘋果的過去。蘋果作為有著37年設計歷史的公司,以簡約、質量、完美為企業精神——能夠幾十年如一日做到這些的,唯有蘋果。

3016318-inline-i-5-an-oral-history-of-apple-design-1992

Jonathan Ive,不可否認他在設計上的造詣,但是在奪權造勢上也頗有手段。

因此我們著手挖掘蘋果公司的故事。盡管并不容易,但是我們還是捕風捉影到了一些,Jonathan Ive?1996年接手了設計部門,兩名設計師辭職,三名設計師現在已經病故(我們非常不容易的找到了這兩名辭職的前蘋果員工,詢問他們蘋果的內部故事)我們從他們的故事中了解到偉大的設計傳奇的從無到有,從誕生再到鳳凰涅盤,近20年里,從接近破產,再到行業持牛耳,號令天下,這段歷史是驚心動魄的。

行外漢都知道,喬布斯是產品之王,在硬件與軟件上精益求精。蘋果需要完美,蘋果必須完美。實際情況恰恰相反,1985年喬布斯被放逐,再到1997年的重新出山,這期間的蘋果公司,依然有很多出眾的產品,散發出偉大的設計榮光。喬布斯曾經說過,整個蘋果公司除了我,Ive是最具有執行力的人。Jonathan Ive 1992年加入蘋果,2012年被賦予了更多權力,iOS7應運而生。

實際上,這篇文章提及的蘋果歷史,和你之前看到的種種蘋果歷史完全不同。其他的都是書面的記錄,而本文是口頭的歷史,是帶有講述者口吻的故事,這些故事來自蘋果的員工、創立者、前員工。溯源到1980年,喬布斯提出電腦是”思考的自行車”,這句箴言觸動了整個蘋果公司,形成了蘋果的設計藝術,他們致力于打造簡約、適用性高的設備。在1985前夕,蘋果公司取得了很多商業上的成功,這得益于Hartmut Esslinger的Frog Design的設計。隨著喬布斯的出走,90年代,蘋果的業績開始下滑,整個企業的創新精神也日益萎縮,鮮有人能夠繼承喬布斯的理念,用心的去設計。

1992年:”這里躺著雇傭Jonathan Ive的人”——Jonathan Ive的加入,喬布斯的回歸

3016318-inline-i-1-an-oral-history-of-apple-design-1992

Robert Brunner,蘋果公司的前設計主管,曾經打趣的說:”當我死了之后,我的墓碑上將寫著’這里躺著雇傭Jonathan Ive的人’Jonathan在我的老東家,Lunar便嶄露頭角。此人安靜、有禮貌。他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將糟糕的產品設計的精美異常。我當時就想,以后我的團隊里可少不了這家伙”

1989年,我來到蘋果,我就聯系了Jonathan,我問他,你也想來蘋果嗎,當時他拒絕了我,他在創業,公司名字叫Tangerine。1992年,我直接雇傭了Tangerine為蘋果做一個Juggernaut的項目。當時我估計我這么做的原因,就是太愛惜Jonathan的才華了,我想試著吸收Jonathan。果不其然,Jonathan的團隊的作品很棒,我記得那天他向我展示作品的時候,加州陽光明媚,我再問他一次,”想加入蘋果嗎?”,這次他同意了。

Thomas Meyerhoffer:

高級工業設計師,Ive的Tangerine公司第一位雇員(現在也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公司):

當時我們為蘋果公司展示了一款極其優秀的產品,那時候大眾還沒有認識到設計的威力。但是蘋果非常重視設計,蘋果與眾不同,這幫家伙(蘋果那幫人)一直都很特別。

Robert Brunner:

當時我們團隊里有個叫Thomas Meyehoffer的家伙,他的項目是eMate。我們試著把老牛頓操作系統設計成折疊式,他負責外觀。他的設計結果非常簡約,連兒童都能被其吸引,而且幾乎是透明的外觀、球狀的形狀,iMac從此誕生了。

Thomas Meyerhoffer:

當時的計算機基本是正正方方的塑料,毫無生氣,我想要把產品做的有趣一點。因為很少有人能夠了解產品內部的構造,我就決定采用透明的塑料,這樣一目了然,同時給予產品更多的生命力。

DOUG SATZGER:當時的工業設計主創(現在任職于Intel)

我們當時嘗試了很多新奇的改建,但是CEO Gil Amelio說,超過預算了,按他的意思設計,頂多會設計出戴爾電腦或者佳能打印機,按他的意思,我們不需要關注設計,我們只需要出售產品。但是Jony很了解我,我們討論了很久,整個團隊決定采取更”藝術”的設計。

而且當時Win 95的發行對我們的沖擊也很大。

Cordell Ratzlaff,經理,Mac OS人機交互組(現在是Google的用戶體驗總監):

當時有個項目代號叫Copland,目標直指蘋果下一代操作系統。這可能是平果歷史上最糟糕的項目。幾年后,這個項目再也沒有被提及過。

Don Lindsay,設計總監,Mac?用戶體驗組(現在是服務于黑莓):

從這場寒冬之后,蘋果迎來了喬布斯的回歸。

1998年”垂涎欲滴的設計”——iMAC以及蘋果公司標志性操作系統的誕生

當時收購NeXT花了4.29億美元,時間是1996年十二月,最冷的寒冬。喬布斯被提名為臨時的CEO?!毙隆惫偕先稳鸦?,他的第一個動作就是:以Ive為核心,重組設計團隊,重新設計公司的桌面電腦。當時Ive只有30歲。

Satzger:

喬布斯上任后的第一次會議前夕,我們便對工作室進行了大掃除,我們都知道喬布斯是大嗓門,但是他有個特點,不希望不相關的人聽到他與某位員工的針對性談話。因此當他走進工作室的時候,我們都會把音樂音量開到最大,這樣他就能專心的和員工交談了。

3016318-inline-i-2-an-oral-history-of-apple-design-1992

Jeff Zwerner,創意總監,包裝設計師(現在就職于印象筆記):J

onathan作品的每個方面都能令喬布斯滿意——連他喜歡聽的電子音樂都合喬布斯胃口。有個不成文的慣例是,當喬布斯進來時,每個人都必須站起來運動運動,和其它員工交流分享一下創意和設計經驗。

Jon Rubinstein,高級副總,硬件工程師,2004年以前是Ive的上司(現在是亞馬遜董事會成員)

Steve在工作室文化的建設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因為他認為工作室是一個快樂的工作場所。他喜歡來工作室轉悠,和設計團隊交流比處理商業事務更有趣。

Satzger:

喬布斯告訴我們,他想要我們設計一臺互聯網電腦,那時他的女兒馬上要上大學了,他想讓我們幫她女兒設計出一臺能夠帶到學校,聯網學習的電腦??偠灾?,這是面向學生的一種產品理念,這和硬件關系不大。

Rubinstein:

網絡計算機最后失敗了,帶寬不足。但初版設計中有iMac的影子。

Ken Segall,創意總監(現在是作家和顧問):

當我們初次見到iMac的原型時,我們感到震驚。有點像衣服,你掀開”衣服”就能看到電腦的內臟,有點像未來風格的漫畫。

Tim Kobe:

Eight Inc聯合創辦者,該公司曾經為蘋果公司雇傭,負責蘋果專賣店的外觀設計

喬布斯說,”現在的問題就在于色彩,色彩不到位我們就是失敗的”他對色彩高度關注,這關乎到產品的核心理念——個性化、生活化——這讓我們轉變了思維角度。

Satzger:

我們最后使用了Bondi藍,喬布斯在發布會之后很遺憾的說”iMac很成功,但是色彩選用太失敗了”

Trip Hawkins,前市場部經理:

我當時就想”天,喬布斯這家伙想把顯示器的顏色做的性感一點?!碑敃r沒人能夠做到這一點,顯示器都很匠氣。

但不管怎樣,iMac,五種糖果色,當時是市場的大熱門,讓電腦不再高高在上,變成了一種時尚消費品,而喬布斯的下一步,便是致力于軟件的重設計。

Lindsay:

iMac發行不久之后,喬布斯轉移了注意力,他開始關注Mac OS X的用戶體驗。他把所有的軟件設計團隊召集到一間屋子里,以他獨有方式訓斥了這些人,認為他們做得不夠好。

Ratzlaff:

從那次會議后,我們就開始走了下坡路。我們夜以繼日,花了好幾周,設計Mac OS X。我們當時借鑒了存在的所有的操作系統。當時的操作系統都很笨重,我們決定采取完全不同的方法。在原型設計中,我們引入了”dock欄”這個概念,將Mac作為你的數字化行為中心,采用了全新的色彩主題和動效。

Lindsay:

一通百通,喬布斯將硬件設計的一些經驗帶到了軟件中,將軟件設計的透明化、多彩化,他對界面設計員工施加了這種影響。

Ratzlaff:

某個周二的下午,我們遇到了喬布斯,他帶來了瘋狂的創意。他當時說了一句話,我們都驚了,我們都在懷疑他是不是服用了違禁藥物,他說”我們要做出令人垂涎欲滴的設計?!?/p>

新的操作系統被命名為Aqua,底部有個dock欄,具有濃郁的視覺隱喻,以及豐富的動效,后來發展為OS X以及iOS.對微軟谷歌的操作系統也深有影響,成為了蘋果公司的標志之一。

這一時期的蘋果產品:

1991年,PowerBooks 100,140,170 三款,曾在筆記本市場攻城略地,

950

Apple LC

1997年,eMate,造價低廉,只發行了不到一年

1998,iMac

采用Bondi Blue的G3

Aqua背后”令人垂涎欲滴”的設計理念

2000年:”他想要掌控一切,他不會高高在上,他會接觸公司的每一款產品”——蘋果專賣店的哲學

Dan Walker,辦公室職員:

當時我在家,橙郡的廚房中,我妻子接了電話,她說”喬布斯來電?!彪娫捴袉滩妓拐f:”董事會成員Mickey Drexler跟我說,應該跟你談談,討論一下蘋果產品零售店的開業問題。你能過來一下嗎”

我趕緊過去,上了四樓,到了喬布斯的辦公室,他告訴我說他打算將一款高級產品推向市場。他就是這樣!把控產品的每個環節——創意、設計、生產、推廣、用戶反饋。

后來喬布斯聽取了Drewxler的建議,開始將零售推廣工作放手,授權給公司的團隊,當時由Ron Johnson領導,目標是最大化推廣Ive的iMac,讓用戶傳遞蘋果公司的理念。

Time Kobe:

我的搭檔,Wilhelm Oebl剛開始受雇于蘋果專賣店的時候,喬布斯問我一個問題”耐克專賣店有多大?”他希望蘋果專賣店能夠非常大氣,當時蘋果有兩款筆記本,兩款臺式,但是軟件并不多,為了合理利用場地,我們開辟了很多區域,照相區,兒童游樂區,劇院,天才吧。這些東西能夠蘋果用戶帶來額外的體驗,讓用戶對蘋果的感覺與眾不同,而且增加了額外的收入。

Walker:

Ron Johnson想要頭腦風暴一下。我們要以用戶為中心,我們邀請了很多知名設計師來設計蘋果專賣店,我們請來了知名的藝術家來進行裝飾,然后再就是天才吧的引入。時至今日,依然能夠記得Ron是怎樣一點一點繪制天才吧的布局的。

Michael Kramer:

當Ron告訴我關于天才吧的創意的時候,我問,”這塊區域有多大?”他說”每個專賣店需要五人常駐于此””將20%的人力集中于此?””沒錯””我們能夠得到什么””從利益的角度什么也得不到”,很多人會說”這么設計,你們有病嗎?”他們考慮的只是短期的經利益,沒有考慮到用戶和用戶的價值。

Kobe:

我感覺喬布斯讓Ron有點抓狂了,Ron天天拿個小本子,回答他細節問題,喬布斯每一次都提出一點質疑和改正建議。當時感覺喬布斯太苛刻了,后來我覺得他給Ron的壓力恰好增進了Ron的智慧,同時提高了品牌的競爭力。

George Blankenship:

最后零售店的開業成為了Ron的個人秀,但是在他背后指導的是喬布斯,那時候每個周二早晨,我們都要和喬布斯討論三個小時。喬布斯不想要一個專賣店,他想要一個蘋果世界,世界,你們明白世界的含義嗎?

 

Kobe:

我們采用了白色可麗耐大理石桌面,因為產品非常多才華,我們需要一種中性的圖案來搭配。后來產品越來越白,我們采用了淡棕色的桌面。

Satzger:

ID工作室給我們設計了非常出色的桌面。

Blankenship:

我們必須在細節上精益求精,掌握用戶的心理,這樣就能讓商場的游客光臨我們的店鋪,購買我們的產品。

Kobe:

我們試著使用了一點情緒心理學,極度注重外觀之美,同時這也是蘋果設計的核心之一。

2001年,5月19日 弗吉尼亞州Tysons Coner,第一家蘋果專賣店開業。商業周刊為此特地寫了專欄,不看好蘋果當時的做法,蘋果專賣店極力宣揚外觀之美,場地寬廣,非常注重整體美學。但是今天,蘋果已經有412個專賣店了。他們說蘋果專賣店占地面積大,浪費是嗎?蘋果專賣店每平方米每年能為蘋果帶來6000美元的利潤。

Kobe:

頭幾年,人們對蘋果專賣店的印象是”這不是一個專賣店,這是一個體驗中心”,用戶在這里的感覺與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樣。

Mike Fisher:

不只只是電腦,除了電腦,我們還出售感覺。

Abigail Sarah Brody前用戶圖形界面設計師:

剛開始他們可沒告訴我要設計手機,只是讓我設計多點觸控。

這一時期的蘋果產品:

Powerbook,直到2006年

iBook

Mac G4

經過多年的策劃、計劃修正,2001年5月19日,首家蘋果專賣店開業

第二家位于加州的Glendale

2001年”蘋果的設計開始充滿實驗意味”——iPod的問世

Tony Fadell,iPod負責人:

到了2001年,對于蘋果來說,設計就是產品。蘋果的設計具有實驗性,產品要與軟件進行連接,以iPod為例,與之對應的軟件是iTune。蘋果的設計哲學一個是產品對應軟件,另外的就是專賣店的體驗設計。

Walker:有人說個人計算機已死,但是喬布斯不贊同,喬布斯非常善于利用別人的觀點——要么據為己有后做到極致,要么拼命的反駁你。喬布斯證明,個人電腦未死,而且比以前活的更加滋潤。圖像、工作、音樂,這是他心中電腦的三大要素。

喬布斯的”數字中心”理念于2001年一月提出,發布了MP3應用iTune,特色是播放列表、網絡收音列表。

Rubinstein:

將設備連接至電腦,Mac又能提供什么附加值呢?不管是電話還是PDA,iTune能為他們提供豐富的娛樂內容。但是,iTunes的設計頗具賭博、實驗意味。

Walker:

iPod小巧的硬盤非常不容易,經歷過艱苦的研發,當時Jon Rubinstein拜訪了日本東芝,東芝人研發出了這種小硬盤,但是唯有Rubinstein見到了這種功能的潛力所在。

Rubinstein:

我采訪了所有的供應商,觀摩了他們的生產路線。當我們來到東芝,他們向我們展示了1.8英寸的硬盤,可他們不知道這有什么價值。我說”這東西不錯,你們可勁兒生產,供應我們,我們能推廣到市場”。然后我去找喬布斯說:”我需要一千萬塊這種小硬盤”然后我就開始物色能夠帶隊的人——我就找到了Tony

Tony Fadell:

這么小的硬盤確保了iPod的有序研發。我們當時的理念就是”能夠連接到Mac上,可以裝在口袋里的,能裝1000首歌的播放器”當時大家都沒見過這么小,容量這么大的音頻設備。

Satazger:

三種傳聞:iPod的創始人是Jony”Jony iPod””Ipod教父”Tony”iPod先生”Rubinstein,這都是無稽之談。沒有整個團隊,這三個人誰也研發不出iPod

Loren Brichter:前圖形工程師

iOS挺讓我興奮,老東家的東西可不是徒有其表。

Fadell:

2001年一月我成為了iPod負責人,概念是”口袋中裝1000首歌”——電池供電時間長,可連接Mac,三月的第四周,我帶著初稿區間喬布斯,這時的iPod有導航控制,當時的市場總監說”你可以做個滑動式的轉輪”,我就這么做了。我們做了一個泡沫模型,讓Jony來添加紋理。

Satzger:

Tony帶了一堆煙盒大小的泡沫模型,我們考慮一下材質,最后決定用塑料和金屬的搭配,不能設計的太野了。因為包裝盒的外觀要和產品一致。

Fadell:

塑料的正面和金屬的背面。iPod問世后,幾乎所有的Mp3都這么模仿,這是一種設計語言。

iPod的極簡主義設計不是憑空而來的,數年后Ive的團隊便采用了相同的設計。在iPod發行之前,還發行了G4桌面盒子和 PowerBook G4

Rubinstein:

結果盒子做的有點差,盡管產品很棒,但是太貴了,從這款產品上我們學到了很多材料以及觸摸開關的知識——也了解到很多工業設計的知識,這給我們以后的產品計打下了基礎。

Satzger:

喬布斯說的沒錯,第一版iMac的藍色太渣了,很多人以為這是洗衣機,我們調整了藍色,后來又重設計了iBook,推出了白色版本,很多人都想要更白的白色iBook。而G4,銷售反應不佳。

Lindsay:

喬布斯每次都想引領歷史。每當一種風格正當時的時候,喬布斯,我以及Jony都會迅速的轉變,比如說當時流行多彩主義,那我們就提倡簡約、色彩簡練,將更多的設計體現在材質和圖案上,這使得我們的產品鶴立雞群。

這一時期的蘋果產品

Powerbook

iBook G4

Power Mac G4

2004年”牛逼,太牛逼!”——蘋果新的工作室以及iPhone的第一次出現

 

2003年四月,第三代iPod上市,更薄,新的導航軸設計,同時,喬布斯公布了iTunes商店,2003年蘋果賣出了兩百萬個iPod。2004年公布了iPod mini,銷量是五百萬。Rubinstein掌舵,Ive被賦予新的權力,可直接向喬布斯匯報工作。

Satzger:我們工業設計工作室的人正在水平下降。喬布斯揚言說,你要是找不到留在這兒的理由就趕緊走人,因此我們抓緊時間業務訓練趕緊交流。

Bob Stevenson:整了個新工作室的風格,我舉個例子,你看過《2001太空漫游》里面人穿越到未來那段吧?就是里面小房子那種風格。

Jeremy Kuempel:新工作室很壯觀,星球大戰jabba宮殿的感覺。

Satzger:新工作室有10000平方米那么大。特別好看,先要通過有十步長的全鋼走廊,然后會看到混凝土地板與玻璃。天花板全是金屬。碩大的混凝土柱子,中間是玻璃裝飾——有點像塊大魚缸——Jony的辦公空間有三面墻,我還記得Jony的桌子是Marc Newson設計的一款,椅子也是定制的,旁邊是兩個畫架,一套彩色鉛筆,一個臺燈,一臺電腦,還有他的全家福,干干凈凈。

Rubinstein:我的工作是滿足各個團隊的不同需求。然后進行管理,意思就是我要在公司里面唱”黑臉”,喬布斯太狡猾了,他不喜歡當”黑臉”,讓我來干這個活。

Satzger:Jony和喬布斯經常在辦公室外面的戶外漫步,談論商業計劃、產品創意。Jony給喬布斯講了很多,喬布斯非常信任他。Jony其實挺有心計,經常跟我說”你要是找喬布斯,先來找我”但他講話非常和藹,有禮貌。

Satzger:這一時期蘋果的用人已經按照Jony的喜好來決定了。

Rubinstein:當時Powerbooks上有天線,我和Jony討論這個天線多大合適。左后我們采取折中的辦法,當然性能上也比較折中,物理規律,沒辦法么。根據Walter Issacson的書《Steve Jobs》,當時Ive威脅說如果Rubinstein不離開蘋果他就走,后來到了2006年,Rubinstein退休了,而Fadell離任iPod部門,接管一個神秘的新部門。

Matt Rogers,固件工程師:

當我們在2005年開始在這么牛逼的地方工作時,我們的團隊很小,一個硬件工程師,一個管通訊的,一個項目經理。但就是我們這個小團隊,一年能賣100萬件產品。

Fadell:先是開始做iPod Mini,然后著手進行收集設計,剛開始的手機也是類似iPod那種撥號式的。

Rogers:但是現在已經沒人喜歡撥號式手機了。

Andy Grignon:

Apple獲取了Fingerworks公司的多點觸控許可,這樣就能在手機上使用多點觸控技術了。

Satzger:

多點觸控設備來自平板電腦設計上的頭腦風暴,那時候我們總是按照PC端的設計來設計平板,后來Duncan Kerr組織了一群人談論多點觸控,這種跟真實生活差不多的交互方式。我們感覺不錯。

Rubinstein:

挺牛逼的,我們決定在iPhone上先試試多點觸控,然后在用于iPad。

Grignon:

這一切開始于Scott Forstall,他說想要把Mac OS移植到手機上。

Rogers

iPhone的出現填補了市場上智能手機的空白。研發的時候軟件團隊和硬件團隊都無暇交談(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iPhone的目標就是打造移動端的操作系統,同時能夠實現通話功能。

Grignon:

當時真的是太隔離了,硬件團隊有60個人,只有我個3個人能夠看交互界面,還得有許可。喬布斯保密做的挺好,他當時跟我說”別喝酒的時候跟別人瞎吹牛逼,連你媳婦都不準告訴?!?/p>

Abigail Sarah Brody用戶界面設計師:

當時的保密真的是太縝密了,我就被要求設計多點觸控界面,還不知道是用于手機上的呢。

Satzger:

當我們設計初代iPhone時,屏幕尺寸下了很大的研究,設置了一個Home按鍵。

Brody:

我為iPhone設計了一個原型,上色之后,我進行了實驗,來監測我的拇指要怎樣操作。

Satzger:

每個模型都拍攝了衣服圖片,這樣我們就能全面的了解用戶界面。Jony掌控了整個的走向,ID設計組并不了解手勢交互,并不了解手機的基本功能——我們第一款產品的設計流程按今天的角度來看,非常的落后。

Nitin Ganatra:iOS應用總監

觸控方面我們下了大功夫,Scott在精確定位上研究頗深,圍繞外觀和感受,他做了很多工作,所以當我們運行應用的時候,點擊即得,毫無延遲。

Loren Brichter:

界面非常的牛逼:3d圖像 60幀沒秒,當時除了我們,沒人能夠做到。

Rogers:

在我們2007年發行iPhone前夕,我在洗手間里看著這款我們精心打造的設備,看著這分辨率,進行郵件收發的操作。那時,我突然感受到,這將是一款震驚世界的設備。

Brody:

喬布斯使用了小丑魚的壁紙作為背景。恰好是我使用的小樣壁紙:黑色的界面,光輝無比、碩大的數字,后來我在發布會上問喬布斯”我的設計這么牛逼,是巧合嗎?”他笑笑說,絕對不是巧合。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就在發布那一天。盡管我的貢獻度還不到0.1%,但是有某種存在的東西,讓我覺得我的人生完全不同了。

Horace Dediu 諾基亞分析師:

初代iPhone發布后,我直奔Nokia員工休息室,詢問諾基亞員工的感受。他們拿著iPhone看了一會兒說”從技術來說,沒什么了不起?!钡翘O果卻能做到傳奇:我們只是想設計一款有樣兒的手機。當時業界的手機商都在關注智能、功能。蘋果個關注的是愛。

 


iPhone成為了蘋果歷史上最成功的產品,而多點觸控技術,最開始是蘋果公司為平板設備準備的技術。


這一時期的蘋果產品:

2003

2004

G5

2005

shuffle

nano

Classic

new iMac

iTouch

2008Air

2010年,”(游戲中心應用)感覺一片蔥蔥綠意 “——擬物設計的開始

Scott Forstall,擬物設計推手

2010發布iPad后,很久一段時間都沒有發布新產品,期間主要競爭對手三星和谷歌亦步亦趨,接連發行了觸屏手機和平板電腦。而新的改變始于游戲中心,于2010年9月發布,是一個iPhone游戲的社交網絡。游戲中心按喬布斯的個人喜好,采取了豐富的視覺隱喻和擬物設計——華麗到了極致。

Nitin Ganatra,iOS應用總監:

游戲中心平心而論,有點太草率了,失敗就在于太擬物了。應用一打開就是一片綠色,我當時就想說”這是什么破玩意兒?”,這就是他們努力打造的真實隱喻。

Jason Wilson,高級UI設計師:

Forstall全盤接受了喬布斯的設計理念,可惜他理解不了深度含義。我離開了蘋果,是因為Forstall的設計我不喜歡。

Ganatra:

Forstall這家伙是玩了命的推擬物設計。但其實更大的推手是喬布斯,估計當時喬布斯看到了木頭和皮革,他就想,哎,這要是用到日歷應用和讀書應用上,用來做背景材質肯定不錯。


2011年,喬布斯去世,蘋果的軟件設計變得更糟糕了。蘋果地圖發布了新版本,視覺很漂亮,但是定位上一塌糊涂,最后導致了CEO Tim Cook的被迫道歉。這一事件導致了Forstall的辭職,而接手他職位的是Ive,Jonathan同時也開始著手iOS的重設計。


Macinnis:

無論是Amazon,Facebook還是Google,他們成功的關鍵在于數據。他們的成功建立在對數據的有效管理,而蘋果根本不理解數據的重要性。

Wilson:

所有的軟件設計都不怎么理想,網絡服務也都基本失敗。此時的谷歌正在大舉進攻。
2013年的WWDC上,蘋果發布了Ive的iOS7,采用了全新的手勢交互;發布了新的Mac Pro;新的桌面系統;以及,美學風格上的轉變。
“我們正在全力擺脫擬物設計,游戲中心時代那種綠意蔥蔥的感覺不復存在了” 軟件工程師Craig Federighi略有諷刺的談到之前的擬物設計。

而Phil Schiller則說”我們要來次徹底的大變化”,他是蘋果的市場總監。

Segall:

喬布斯在世時,他總是琢磨怎么能給用戶帶來驚喜。他曾經給我們帶來無數次驚喜,此次新版Mac Pro發布,雖然喬布斯已經不在世了,但是那種驚喜的感覺非常讓人熟悉,讓人聯想到喬布斯。我又想到了G4盒子,盡管飽受批評,但是打開機箱的方式,渦輪的風扇,極具科幻感的外觀——真的是很蘋果的設計。新的Mac Pro讓我感到夕日的輝煌又回來了,我們再一次成為創新領袖。

Brichter:

我對iOS7是有些不滿,但是有一點做的不錯,他們終于把元素做大了。而且iOS7不僅僅是外表,它的界面設計讓交互變得更加自然,視覺上擺脫了擬物設計,但是交互上沒有。iOS7的交互設計師擬物的。擬物設計,過去僅僅是視覺設計的一種風格,現在擬物設計成為了交互設計的一種流派。

這一時期蘋果的產品

第二代Touch

第四代iPhone

MBP

更瘦的iMac

iOS 5

殺手級屏幕效果

第五代touch

iOS6

可多點觸控的Nano

2013: 不是新瓶舊酒,而是老樹新花——Jonathan Ive掌舵時代

Abigail Sarah Brody,圖形用戶界面設計師,現就職于Stealth Startup:

我在線觀看了WWDC,我得說喬布斯去世后,這幫家伙很努力的想要維持這個帝國。但是沒有喬布斯的蘋果已經變了,和以前不一樣了?,F在蘋果的風格依然很棒,但和以前不一樣了,Tony Fadell開始做新東西了,這是老樹新花。

Tony Fadell:

在蘋果,我們總是捫心自問,還有什么東西我們可以改進,可以促使業界新革命?我們研究了攝像頭和遠程遙控。我們研究了谷歌眼鏡。然后我們就開始討論該做點什么新概念。我們設計了一堆概念產品的原型。

Matt Macinnis:

蘋果的視覺設計和交互設計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品牌打造、產品推廣也非常值得學習。但是蘋果的成功無法復制,僅此一家。

Jeremy Kuempel 蘋果前實習生:

當時我為iPad設計SIM卡適配器。我覺得我的能力不差,在蘋果工作非常的讓我自豪,但是蘋果能人太多,我沒有機會去設計整套產品,因此我離開了蘋果。

Dave Morin,前蘋果市場部經理:

在蘋果工作期間,我學到最重要的東西是對品質的偏執追求。

Phil libian,印象筆記CEO

蘋果的產品的設計總是異常美麗。但是他們太高端了,只有少部分人才買得起。蘋果的可貴之處在于,做的是高端設計,卻沒有曲高和寡,將好的設計變成一種潮流,改變了世界的品味。

Rip Hawkins:蘋果Lisa小組,前市場經理、產品經理:

我覺得500年內,喬布斯的名字將無人不曉。

Gadi Amit:

1990年,當時我任職于以色列的Scitex。但我經常在舊金山的Frog Design忙活。坐我旁邊那家伙是給喬布斯的NeXT工作的。我給他桌子上看到三個一樣的鼠標,我看不出來這三個鼠標有何不同,所以我就問他,他說”你看不出來?”然后他用手指一個一個指出,”這個鼠標的墊腳1毫米厚,這個1.5毫米,這個2毫米??雌饋黼m然差不多,用起來感受可不一樣”當時我就震住了——還真有不同??!我對設計的理念從此轉變,一定要注意細節。因為這,我搬到了加州。

 

2013年的蘋果產品:

iOS7

new Mac Pro

iPhone 5C

iPhone 5S

結語:

輝煌的背后不是偶然,抓住時代的機遇,以創新、細節為核心,一步一步,成為了今日令人望而生畏的設計巨人,這便是蘋果的歷史。
感謝接受采訪的設計師、產品經理們。他們要么是蘋果的現任設計師,要么是蘋果的前設計師,要么是其他公司的設計總監。感謝你們的幫助,完成了這篇旁觀角度的口頭史。

蘋果的貢獻:對于完美的信仰,對于完美的無限追求,在一厘一豪上追求細節。將世界設計提升到了新的層次。

原文地址:Fastcodesign
優設網翻譯:@MartinRGB

本文鏈接:http://www.casaleticia.com/apple-design-in-revelation.html
本文標簽: , ,